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2010年5月,哈佛大学前校长拉里•萨默斯(Larry Summers)正在办公室接受财富周刊的采访,谈到当时极具热度的文克莱沃斯兄弟时,他表示:“负责任的说,我很少遇到如此装腔作势的人。”

2004年,卡梅隆•文克莱沃斯(Cameron Winklevoss)和泰勒•文克莱沃斯(Tyler Winklevoss)两兄弟还在哈佛上学,他们认为校友马克•扎克伯格创立的Facebook剽窃了自己的创意。两兄弟找到萨默斯,要求这位校长帮助自己从扎克伯格手中分得一杯羹,却遭到萨默斯的拒绝,电影《社交网络》(Social Network)中重现了这一幕。

数字资产丨文克莱沃斯兄弟,大战Facebook的多面“恶魔”

图片来源:Forbes
 

如果你看过这部电影,那么一定会对这兄弟俩印象深刻。作为马克·扎克伯格的昔日好友,再到后来的反目成仇,文克莱沃斯兄弟成为了世人眼中绑架天才的“商业恶棍”。他们在错失社交网络,失去暴富机会之后,又成功缔造了自己的数字货币帝国。

 

Facebook的剽窃风波

泰勒•文克莱沃斯与弟弟卡梅隆•文克莱沃斯出生于纽约南安普顿,家世优渥,父亲是宾沃顿商学院教授,拥有数家顾问公司。如果不是哈佛,马克·扎克伯格与文克莱沃斯兄弟可能永远不会有交集。前者是沉默寡言的天才极客,很少参与社交活动;而后者是出身商业世家的天之骄子,不仅成绩优异,还有着令人骄傲的赛艇运动员光环,更是上市咨询公司老总的儿子,他们还参加过北京奥运会的双人赛艇项目,并最终拿到了第六名。

同一时期萌芽的线上社交网络创意,带领他们走向相识。当扎克伯格为了报复前女友,做出Facemash之后,他的才能引起了兄弟二人的注意。Facemash是一个线上图片库,里面囊括了所有哈佛女孩的照片,让别人对她们的外貌进行评级打分。起初扎克伯格做这个网站只是为了获取存在感,但它的火爆程度出人意料,在两小时内吸引2万人次到访,甚至造成了哈佛的网络瘫痪。

数字资产丨文克莱沃斯兄弟,大战Facebook的多面“恶魔”

青年扎克伯格,来源:Facebook
Facemash风波之后,兄弟俩找到了扎克伯格,提出了一个大胆而从未有人尝试成功过的创业点子——在线社交网络。这个网络将被命名为“哈佛联谊会”(Harvard Connection),主要功能是为哈佛同学提供在线上寻找约会对象的可能。而马克需要做的,便是为他们提供技术支持。扎克伯格对此显示出了浓厚的兴趣,他口头上答应了泰勒兄弟,说自己愿意入伙,并且表示这个网站有可能赢得大量用户。

然而在之后的几个月里,扎克伯格找了各种各样的理由拒绝见面。再后来到2004年初, Facebook诞生,随即短时间内大获成功,而“哈佛联谊会”却胎死腹中。文克莱沃斯兄弟认为马克·扎克伯格背叛了自己,剽窃了他们的创意,对此他们向哈佛校委会进行了申诉,但并未得到回应。

对于一直遵循哈佛“先征求许可,而不是原谅(ask permission first, not forgiveness later)”的文克莱沃斯兄弟来说,扎克伯格的做法显然无法被接受,于是他们将扎克伯格告上了法院。这场官司打了很长的时间,直到2008年双方才达成了和解协议,两兄弟获得了2000万美元的现金赔偿及Facebook价值约4500万美元的股票。

 

押注数字货币

虽然官司胜诉了,但Facebook事件却给文克莱沃斯兄弟带来了坏名声,在外界看来他们过于投机,是不劳而获的代表人物。2012年起,兄弟俩开始研究比特币和区块链。2013年时,他们动用了从Facebook那里获得的赔偿,在比特币上投资了1100万美元--随着 Facebook 股价持续飙升,这一举动招来了更多的嘲笑。

据公开资料,他们在比特币价格10美元时开始买入,并且一直没有抛售套现,即使在2013 年至2015年比特币价值下跌80%时也一直坚持持有。当时他们持有的比特币数量已经达到比特币流通总量的1%,仅次于神秘的比特币发明人中本聪。

数字资产丨文克莱沃斯兄弟,大战Facebook的多面“恶魔”

图片来源:The Hustle

同时他们还将更多资金投入其他加密资产,如以太币等。2016年他们买入了约1万枚以太币,按其说法,这是一笔实质性的投资。当时以太币即使已经开始受到市场关注,但是价格也还没有超过20美元一枚。

他们还一直推动比特币ETF的成立,2013年7月,他们向美国证监会(SEC)提交了文克莱沃斯比特币信托基金的证券上市注册登记文件,计划募集2000万美元资金,成立一个追踪数字资产价值的交易所交易基金(ETF)。

2018年7月,SEC三度拒绝文克莱沃斯兄弟的比特币ETF,并在之后拒绝了其他9项比特币ETF提案,其中包括GraniteShares、ProShares和Direxio等机构的申请。直到今年10月19日,首个比特币ETF--ProShares Bitcoin Strategy ETF才终于得以上市。

随着比特币和其他数字资产的价格暴涨,当初大众对兄弟二人的质疑和嘲笑也终于消散,如今他们成为了数字货币的忠诚信徒,“我们已决定将我们的钱和信仰投入到一个数学框架中,这个框架不受政治和人类错误的干扰。”凭借对数字货币的投资,截至2021年二月,文克莱沃斯兄弟各自的身价都超过了16亿美元。

 

折兵BitInstant,创立Gemini

2013年5月,二人为了抢占数字资产的市场红利,曾用150万美元投资了新兴的比特币交易网站BitInstant,但该平台的发展并不顺利。

2013年7月,BitInstant因为不明原因暂停服务。2014年1月,BitInstant CEO、前比特币基金会副主席Charlie Shrem因涉嫌在丝路(Silk Road,美国黑市购物网站,交易的大部分商品都为违禁品,现已被FBI封禁)上为用户洗钱而被判刑两年。2014年12月,BitInstant因该事件收到牵连被永久关停。

此后不久,2015年文克莱沃斯兄弟就开始计划推出自己的交易所——Gemini,他们将这一项目称为双子星计划。正是由于BitInstant踩了个大坑,所以他们在推出属于自己的交易所时特别注重市场合规,因此前后用了一年多时间的审批才上线运行。早期Gemini 只不过是一个买卖比特币的平台,如今它可以提供33种加密货币的交易和托管服务。

数字资产丨文克莱沃斯兄弟,大战Facebook的多面“恶魔”

数据来源:Coin Market Cap

由于他们大手笔买入比特币加上频繁为比特币站台,Gemini声名鹊起,交易量也一直节节攀升。至今,Gemini以每周50万的用户访问和24小时2亿多美元的成交量,在全球虚拟货币交易所中排名13。

 

进军风险投资

除了投资数字资产之外,兄弟二人很快也开启了风险投资之路。在解决了与Facebook的官司,并在牛津拿到MBA学位之后,2012年文克莱沃斯兄弟创立了Winklevoss Capital Management,以投资于多种资产类别,重点是为早期初创公司提供种子资金,公司总部设在纽约的熨斗区。

兄弟二人急切的想把公司打造成沙山路(Sand Hill Road,硅谷地名,以风险投资闻名)级别,为当今伟大的科技公司提供资金。但他们很快意识到,在硅谷,他们并不受欢迎。创业公司们都害怕Facebook及其不断壮大的关系网,拒绝接受他们的投资。

数字资产丨文克莱沃斯兄弟,大战Facebook的多面“恶魔”

Winklevoss Capital Management对数字初创企业的投资,来源:Winklevoss Capital

于是他们放弃了硅谷,并寻求投资与数字货币和区块链有关的初创公司。在Winklevoss Capital 的投资组合中,有很多服务于虚拟货币投资的企业,比如BlockFI、Messari、Stacks等,其中有一些已经成功被收购,包括被Coinbase收购的Earn。

除了数字货币公司外,Winklevoss Capital还分散地投资了其他领域,如生物科学公司Colossal、教育公司Litnerd、传媒公司Payload、社交公司Callin等等。

 

NFT热潮

很多人把2021年称为“NFT元年”,但大多数人对这一新兴事物仍感到陌生。NFT英文全称为Non-Fungible Token,翻译成中文就是:非同质化代币,具有不可分割、不可替代、独一无二等特点。

与比特币等同质化代币相比,NFT可以理解为带有编号的人民币,这个世界上不会有两张编号一样的人民币,也不会有两个完全一样的NFT,它的创新之处在于提供了一种标记原生数字资产所有权的方法。NFT由于其非同质化、不可拆分的特性,使得它可以和现实世界中的一些商品绑定。在美国艺术圈,越来越多的主流艺术家已经将作品和NFT绑定,以赋予其独特的价值。

早在2019年,文克莱沃斯兄弟就注意到了这一领域所存在的独特价值,2019年10月他们收购了一家仅成立7个月的NFT交易平台--Nifty Gateway,这一平台在日后获得了外界的极大关注。

数字资产丨文克莱沃斯兄弟,大战Facebook的多面“恶魔”

Duncan Cock Foster 和Griffin Cock Foster,来源:Forbes

Nifty Gateway的创始人邓肯·福斯特和格里芬·福斯特是文克莱沃斯兄弟的“迷弟”,与后者相同,他们也是一对同卵双胞胎,也曾经从事赛艇运动。2017年,还在上大四的邓肯开始涉足 Crypto Kitties,这是一种数字热潮,类似于投资者几十年前对 Beanie Babies 的狂热。这种虚拟的宠物经历了几轮价格的暴涨和暴跌后,也让NFT被更多人认识到,价值不仅是可以通过加密货币承载,还可以有另一种全新、独特的承载方式。

数字资产丨文克莱沃斯兄弟,大战Facebook的多面“恶魔”

来源:CryptoKitties

格里芬·福斯特表示,在几年之前想要购买NFT作品非常复杂,因此他联合自己的兄弟创建了Nifty Gateway,旨在满足外界用万事达和VISA购买NFT的需求。再到后来,Nifty Gateway逐渐发展成了独一无二的数字艺术品交易平台。

数字资产丨文克莱沃斯兄弟,大战Facebook的多面“恶魔”

NFT平面艺术家Beeple Bubble作品《汤姆汉克斯战胜冠状病毒》,2020 年以 107,000 美元的价格售出

如今NFT艺术市场已经经历了爆炸式增长。根据 CryptoArt的数据,21年2月份,Nifty Gateway上的艺术品价值在前七大NFT在线交易平台上成交的9100 万美元中占了7500万美元。截至3月底,投资者们购买的作品价值 1.88 亿美元,Nifty Gateway占其中的1.32 亿美元。而在一年前,Nifty Gateway的月销售额才不到 100,000 美元。

艺术家们的作品在Nifty Gateway上卖出时,平台会收取15%左右手续费。完成一笔价值不菲的交易后,泰勒·文克莱沃斯表示,“我们刚刚在5分钟内就赚了400万美元,现在整个艺术界、娱乐界都在试水NFT。”

 

另类元宇宙,宣战Facebook

在完全靠自己的力量建立数字货币帝国长达7年后,11月19日,文克莱沃斯兄弟的Gemini 以71 亿美元的估值在首轮外部融资中筹集了4亿美元,本轮融资由资管巨头Morgan Creek Digital领投,由去中心化风投公司ParaFi Capital等参与。

在10月马克·扎克伯格将 Facebook 更名为 Meta,宣布进军元宇宙之后,市值 2.5 万亿美元的微软和市值 7310 亿美元的英伟达,很快也纷纷表达了自己的元宇宙愿景。而对文克莱沃斯兄弟来说,本轮融资也是兄弟二人向Facebook宣战的标志。

“就目前的技术而言,通往元宇宙有两条平行的道路,”40岁的卡梅伦·文克莱沃斯在采访中表示,“一条像 Facebook 或 Fortnite 这样的中心化路径,离成为一个元宇宙只有一步之遥;但还有另一条路,那就是去中心化的元宇宙,我们相信在这个元宇宙中,参与者有更多的选择和机会,并且拥有保护个人权益的技术。”

为了实现这样的元宇宙,文克莱沃斯兄弟在今年新成立了Gemini Frontier Fund,其投资组合中有一半以上是与其相关的公司,他们还拿出了另外的3,500万美元用于其他投资。他们购买了新加坡Alethea AI和佛罗里达Recur等公司的部分股权。此外还有布拉格的元宇宙创业公司Somnium Space以及Sandbox(SAND)。从10月27日到11月30日,SAND的股票价格上涨747%,达到6.78美元。

 

话题:



0

推荐

海外投资笔记

海外投资笔记

1006篇文章 1次访问 1小时前更新

海投全球是投资即服务(IaaS)的全球资产配置平台,提供资产管理、投资顾问、投资银行等产品和服务。海投全球拥有美国的注册投资顾问,投行券商和三方支付等牌照,管理成长股票、私募信贷、风险投资、房地产等美元私募基金。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