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海外投资笔记 > 软银再次抄顶,孙正义面临信任危机

软银再次抄顶,孙正义面临信任危机

软银沦为科技股衰退的头号输家

极激进押注于梦想的软银正在付出代价。

5月中旬,软银集团公布的2021财年(2021年4月1日-2022年3月31日)财报显示,旗下的两支愿景基金共亏损274亿美元,预计8月初愿景基金还将出现数十亿美元的额外亏损。自2017年以来,愿景基金已经向初创公司投资了超过1350亿美元。2021年,该基金向183家公司投资了380亿美元。为应对市场低迷对其投资组合造成的严重亏损,软银已通过“预付远期合约”将所持有的阿里巴巴股票出售了一半以上,共筹集了220亿美元。截至7月中旬,软银所持阿里巴巴股份已降至23.9%。追涨杀跌2021年初,廉价资本使初创公司市值飞速飙升,市场形势一片大好。在愿景基金团队的视频会议上,孙正义表示软银需要进一步扩大投资组合。据报道,软银集团的前员工透露,孙正义为他们建了一个电子表格,追踪通话并提供更宽松的条款,以迅速与标的公司达成交易,这种投资方式让软银的几名前员工感觉自己更像销售人员。尽管孙正义在今年5月承诺在投资方面采取防御措施,减缓投资脚步。但2021年愿景基金还是向183家公司投入了超380亿美元,创下了有史以来单一投资者的最高投资额记录。这也表明,孙正义再一次买在了山顶。如今,随着科技板块的剧烈下跌,愿景基金的亏损与日俱增。目前,软银投资组合内的300家公司还有很多没有被减记。对于64岁的孙正义来说,这一幕似曾相识。在过去几十年每一次巨大的市场波动中,孙正义几乎都在市场高涨时大笔投入科技领域,也在紧随其后的下跌中吞下巨额苦果。一位软银前董事会成员向媒体透露,一旦认准某个项目或方向,孙正义就会押上全部。

软银以大胆在早期押中Sprint和阿里巴巴等科技巨头而闻名,软银的股价也随孙正义这些大额投资的成败而剧烈波动。一旦遇到亏损,孙正义就不得不从这些成功项目中变卖股份弥补损失,但问题是这些项目即将消耗殆尽。公开资料显示,年初以来软银一直在逐步减持其所持阿里巴巴和一家日本手机运营商的股份。自上次发布财报以来,软银两只愿景基金又蒙受巨大损失,在二级市场持有的股票价值总计缩水了近90亿美元。根据白话华尔街往期研究《软银出逃拉美欧洲》,与愿景基金一期相比,软银自己出资560亿美元的二期基金亏损情况可能更糟。

历史重演

20世纪80年代初孙正义创立软银,并以大胆的投资风格快速建立了一个投资帝国。在20世纪90年代末的互联网热潮中,孙正义将资金投入多家初创企业。他曾表示,对雅虎等赢家的投资让他在极短的时间内成为世界首富。但不久后,软银股价就在互联网泡沫的破裂中暴跌99%。21世纪初,孙正义通过转战日本互联网行业东山再起,并投资于日本的通信行业,收购了沃达丰(Vodafone)的日本业务。同样在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出于对债务问题的担忧,软银股价暴跌。得益于早期对阿里巴巴投资以及收购沃达丰的巨大成功,这次危机也没有对软银产生太大打击。

2017年孙正义筹资1000亿美元成立了愿景基金一期,是全球规模最大的私募基金,其中包括沙特主权投资基金和阿布扎比穆巴达拉基金的600亿美元。孙正义在采访中表示,他的决策很大一部分受到直觉的影响,他大举投资科技行业,向初创公司开出超额支票。随后是一系列的重大失败。愿景一期的投资组合中包括已经破产的金融公司Greensill、建筑初创公司Katerra和失败的机器人披萨公司Zume Pizza,这些项目使软银损失了数十亿美元。WeWork堪称软银最失败的一笔交易,孙正义曾将其视作颠覆性的科技公司,前后投入100多亿美元。IPO失败后,WeWork估值从峰值470亿美元缩水至80亿美元,2019财年软银在WeWork的交易中损失了46亿美元。

再次倒在山顶,人才大量流失

2019年软银成立愿景基金二期,受以往的业绩影响,该基金大部分由软银独立出资。2020年底,成长型股票大涨。软银从中获得回报,早期对美国外卖平台DoorDash和韩国电商Coupang的投资在峰值时利润超过350亿美元。孙正义对初创企业重燃热情,他对员工表示,要加快二期基金的投资速度,与Tiger Global等同样投资科技领域的对手竞争。于是在2021年,二期基金几乎每隔一天就会投资一家公司。为快速完成目标,软银也降低了对标的进行尽调和估值的要求。甚至有一项标准规定,只要至少有两家其他顶级风投投资的公司,软银就鼓励参与。

这种销售式的投资方式令大部分的高管不满,软银的一批高级合伙人辞去职务,几乎包括迪普·尼沙尔(Deep Nishar)、杰夫·豪森博尔德(Jeff Housenbold)和欧文·涂(Ervin Tu)在内的整个美国团队。今年年初,孙正义的部下马塞洛·克劳尔(Marcelo Claure)因薪资纠纷离职,同样离开的还有愿景基金的原主管拉吉夫·米斯拉(Rajeev Misra)。

2021年三季度开始,美联储发出加息信号,流动性收紧,加上通胀和地缘政治等因素,科技公司的估值开始蒸发,愿景基金的投资组合面临大幅亏损。如果软银对投资组合中数百家未上市的公司进行重新评估,可能会面临更大的亏损,这些亏损通常以新一轮融资的方式显现。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当属Klarna,软银于2021年上半年向Klarna投资了17亿美元,2021年6月Klarna完成一轮由二期愿景基金领投的融资,相应估值达到456亿美元,一跃成为欧洲估值最高的金融科技初创公司。今年7月,Klarna在红杉牵头的最新一轮融资中筹得8亿美元,估值仅剩67亿美元。据报道,软银拒绝参投该轮融资。

 



推荐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