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海外投资笔记 > 马斯克家办宫斗

马斯克家办宫斗

马斯克后院失火

全世界最富有的人,特斯拉CEO伊隆·马斯克最近遇上了大麻烦,在摆平与推特的10亿美元纠纷之前,他的私人财富管理阵地也出现缝隙。

左起为贾里德•伯查尔、伊隆·马斯克和伊戈尔·库尔加诺夫,图:Getty Images

美国时间7月13日,在马斯克终止对推特价值440亿美元的收购协议之后,推特一纸诉状将其告上法庭,要求马斯克完成交易,或支付协议中的10亿美元赔偿款。推特内部将于9月13日召开股东大会,再次就马斯克对其的收购进行投票。据报道,推特已要求法院加速受理流程,这笔诉讼案将在10月进行为期五天的审判。

官司还没打,马斯克的后院却起了火,其家族办公室Excession上演夺权大战,原负责人贾里德•伯查尔(Jared Birchall)与近年来当红的财富管理顾问伊戈尔·库尔加诺夫(Igor Kurganov)对其近2200亿美元财富的管理权发起争夺,最终后者被扫地出门。

 

马斯克的神秘家办与慈善基金

图:Excession

在马斯克宣布对推特的交易之后,其背后神秘的小型家族办公室浮出水面,正是它为马斯克管理资产,策划了这起超大型的个人收购交易。马斯克为自己的家办取名为Excession,名字来源于伊恩·班克斯一本关于人工智能的科幻小说。根据福布斯富豪排行榜的实时数据,马斯克仍以2190亿美元的净资产占据第一位,他的大部分财富来自所持有的特斯拉与SpaceX股权,并通过这家家办进行管理。

Excession作为单一家族办公室独立运作。因此可以推断,它很可能拥有一支专业的金融分析师团队,直接管理马斯克的私募股权和法律事务,资产管理占比在80%以上。与大多数单一家办不同,Excession不对外公开投资,并且以极度保密的方式运作。

目前为止,马斯克一直是世界上慈善度较低的亿万富豪之一。在2020年6月的财年中,马斯克所成立的慈善基金会--Musk Foundation总资产为9.41亿美元,其中发放的资金不到2400万美元,截至当年年底仅占净资产的0.02%。其中有约2000万美元为了近30%的免税额度被投入了DAF(捐赠者指定基金)中。

去年马斯克通过基金会捐出了500万股特斯拉股票,按当时股价来算大约值57亿美元。但据知情者透露,这笔钱也出于避税目的放在其名下的DAF中。

在马斯克的巨额房产投资组合被媒体曝光之后,外界对其不断增长的巨额财富和占比极小的慈善事业发出批评。于是在2020年6月至2021年11月期间,马斯克卖掉了名下位于加州地区的全部7处房产,共售出1.28亿美元。为尽快出手,其中几处的利润甚至为0。

 

全职管家贾里德·伯查尔

如果说马斯克是布鲁斯·韦恩,那么有一个人就是他的阿福,这就是负责管理其财富的贾里德•伯查尔--马斯克家办的负责人,马斯克慈善基金会、隧道挖掘公司Boring Company董事以及脑机接口公司Neuralink的CEO。

Jared Birchall,图:Bloomberg

伯查尔今年48岁,毕业于杨百翰大学,曾在高盛和美林等投行任职。2010年他跳槽到了摩根士丹利,在早期担任客户顾问时与马斯克有过交集。据报道,在特斯拉资金短缺之际,伯查尔帮马斯克拉来投行数亿美元的贷款,雪中送炭让马斯克印象深刻。于是在2016年,当马斯克成立公司管理自己的财富时,他聘请了伯查尔。

多年来,伯查尔一直充当马斯克与华尔街间的“接线员”。在马斯克对推特的收购中,伯查尔积极说服了几家投行,拿到了70亿美元的融资,使马斯克不必被迫出售特斯拉股票,也免于纳税,这笔资金的其他合作方还包括甲骨文公司的拉里·埃里森以及红杉和币安。

对马斯克而言,伯查尔所扮演的角色已经越过了金融范畴。2018年马斯克派团队新研发的迷你潜水艇参与泰国的一场救援,救援专家弗农·昂斯沃斯(Vernon Unsworth)认为该潜艇“完全没有任何帮助”,马斯克恼羞成怒,在推特上称昂斯沃斯是“恋童癖”。后来对方状告马斯克诽谤,索赔1.9亿美元。

为解决争端,马斯克派出伯查尔。他以化名James Brickhouse雇佣了一名私家侦探,悬赏1万美元寻找昂斯沃斯是恋童癖的证据,即便大家都知道这是无稽之谈。在伯查尔和律师的强力配合下,马斯克最终打赢了官司。除了这些疑难问题,伯查尔还几乎负责马斯克所有的个人事项,比如旅行路线的规划或是买下justballs.com。

 

职业赌手伊戈尔·库尔加诺夫

今年34岁的伊戈尔·库尔加诺夫出生在俄罗斯,4岁移居德国,父母都是工程师。20岁时,他作为职业扑克选手开始小有名气。大约十年前,他开始参加拉斯维加斯大奖赛,2012年库尔加诺夫在蒙特卡洛赢得了108万欧元奖金。

2015年接受采访时,库尔加诺夫表示正在为职业扑克选手们开发一款理财应用。此外他还创立了REG(Raising for Effective Giving)组织,旨在为扑克选手、职业体育运动员和金融人士提供适合的慈善机构来捐赠他们的资金。REG以有效利他主义(Effective altruism)为理念,主张对慈善需求进行量化,将捐赠客观化、功利化。

库尔加诺夫与马斯克相识于火人节--一项每年在内华达州黑石沙漠举办的大型活动。疫情期间,库尔加诺夫和马斯克逐渐变得熟络,他在马斯克家中待了一段时间,时常畅聊到深夜。二人探讨的主题是如何通过有效利他主义,将马斯克对科学的兴趣与他的巨额财富结合,以实现更大的利益。

Igor Kurganov,2016年在一场扑克锦标赛中,图:WORLD POKER TOUR

知情者透露,马斯克乐于尝试新事物。他对这种前人极少尝试的捐赠方式很感兴趣。他为自己的慈善基金会聘请了库尔加诺夫,负责拨款申请的审查。当马斯克搬到德州时,库尔加诺夫也随他从伦敦搬了家。

然而公开资料显示,不光库尔加诺夫的理财应用迟迟没有进展,通过他的REG组织所捐赠的资金也停留在了2019年的310万美元。

 

内斗始末

过去三年,库尔加诺夫在马斯克基金会的权力越来越大,也越来越受到信任。他甚至有权雇用新员工,取代马斯克原有的安保措施。同样地,今年马斯克决定捐出自己的57亿美元时,库尔加诺夫也在其中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

2021年8月,一笔捐赠引发了基金会负责人伯查尔的不满。非营利组织火星探索公司(Explore Mars Inc)的CEO克里斯·卡伯里联系到库尔加诺夫,寻求一笔60万美元的捐款,用于将一支机器人研发团队带离阿富汗。库尔加诺夫因怀疑该活动的成本真实性推迟了捐赠。

Chris Carberry,图:Space News

卡伯里透露,库尔加诺夫已经开始负责决定基金会每天的捐赠事宜。这是伯查尔所无法接受的,在他看来库尔加诺夫只是一个菜鸟,但却突然掌管起了马斯克的财富大权。同时据华尔街日报报道,一名联邦调查局的特工已经开始对库尔加诺夫进行调查,对其混入马斯克核心圈层的速度表示怀疑。伯查尔担心马斯克被卷入其中,于是在今年春天再次对库尔加诺夫进行内部审查。

今年5月,伯查尔要求马斯克从基金会中解雇库尔加诺夫,这一提议得到了马斯克的同意。马斯克基金会的工作人员表示,基金会的捐赠项目很少符合库尔加诺夫承诺的有效利他主义。

通过这一内斗事件,外界得以窥见马斯克核心圈层关系与工作之间的混乱程度。正如马斯克以440亿美元的天价收购Twitter那样,他倾向于快速做出决定,也可能很快反悔。

据媒体报道,与马斯克有生意往来的人透露,他在商业决策上一直受到一群不断变化的投资者、下属和“朋友”的影响。这些“朋友”的权力和财富通常依附于他们与马斯克的亲密关系,这种长期持续的现象终于迎来反噬。现在,马斯克和他的个人财富正处在内忧外患之中。

参考资料

1.WSJ,Elon Musk’s Inner Circle Rocked by Fight Over His $230 Billion Fortune
2.Simple,How Elon Musk uniquely manages his wealth through his family office, Excession
3.Mashable,Elon Musk reportedly wanted to buy 'justballs.com' because of course
4.Forbes,World's Billionaires List
5.CNN,Judge orders October trial for lawsuit between Elon Musk and Twitter

6.CNN,Twitter sues Elon Musk to force him to complete acquisition
7.Time,Elon Musk Gave Away $5.7 Billion Last Year. Here’s Why He’s Not Tweeting About It
8.CNBC,Twitter to hold vote on Musk merger on Sept. 13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