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海外投资笔记 > 中国美元基金募资创4年新低

中国美元基金募资创4年新低

中国美元基金募资创4年新低

来源:Reuters

 

近几个月来,受俄乌冲突升级和美联储收紧货币政策等因素的影响,全球资本市场动荡不断。美国对中概股持续不断的打击和国内科技企业面临的诸多不确定因素更是令国内美元基金募资举步维艰。包括美国养老基金和捐赠基金在内的大型美元LP对国内投资环境的疑虑正在增加,有些甚至已经开始减少其对中国的投资。

 

美元基金募资创4年新低

 

根据研究公司Preqin的数据,今年第一季度投资于中国市场的美元基金只募集了14亿美元的资金,这是自2018年以来同期最低水平,也是募资规模连续第三个季度出现下滑。包括一些国内知名的私募基金也面临募资难的问题。

 

比如,前高盛大中华区主席胡祖六(Fred Hu)旗下春华资本集团(Primavera Capital Group)的新基金已完成40亿美元的募资。按照原计划,该基金需要在5月底以前达到45亿至50亿美元的封顶规模(hard cap,LP协议中规定的最大募资规模),但目前来看,想在短短的几周内完成5亿至10亿美元的募资并不容易。

 

由高盛前董事总经理唐伟(Frank Tang)创立的方源资本(FountainVest Partners)自2020年底开始募资,到目前也仍未达到封顶规模。正常情况下,一次成功的募资通常需要不到18个月的时间就可以达到甚至超过封顶规模。

 

事实上不只美元基金,数据显示,2021年下半年,国内美元和人民币基金的募资总额仅为280亿美元,比上半年下降了54%,同比则下降了41.7%。这是自2014年上半年以来的最低半年数据。

中国美元基金募资创4年新低

面向大中华地区的私募基金募资规模

 

国内美元基金募资面临困难反映出的问题是,一些大型美国LP对于投资国内市场的疑虑正在上升,包括一些知名捐赠基金和养老基金。

 

比如哈佛大学捐赠基金就在考虑缩减其在中国的投资;宾夕法尼亚州的一个养老基金在过去12月里没有向中国私募股权基金注入新的资金;佛罗里达州的养老金系统-国家行政管理局(State Board of Administration)也已暂停为在华新投资项目提供资金,同时继续对相关风险进行评估。公资资料显示,截至一月份,该基金管理着2530亿美元的资产,其中投资于中国的部分少于3%。

 

美元基金整体募资难的背景下,规模较小或缺少业绩记录的新基金受到的冲击最大,相比之下,有强劲业绩记录的大型基金则更能赢得LP的支持和信赖。业内人士称,这种谨慎情绪持续下去,将加速行业的整合洗牌。

 

私募股权基金退出比例大幅下降

 

导致美元基金募资大幅下降的另一个原因是私募股权基金通过IPO“套现”的通道受到了抑制。过去一年美国对中概股企业持续不断的打击,给国内企业赴美上市前景增添了诸多不确定性。

 

根据贝恩资本的一份报告,2021年下半年,私募股权基金通过IPO退出的比例明显下降,当时正值美国收紧中国公司在美股IPO的渠道。赴美IPO的中国企业数量从2021年1-7月的38个,锐减至8-12月的1个。

中国美元基金募资创4年新低

赴美IPO的中国企业数量

 

报告还指出,大陆和港股的疲软同样造成了缺乏吸引力的退出环境,并且这些不利条件和政策不确定性等因素可能会在2022年继续抑制国内私募股权基金的退出。

 

业内人士指出,围绕企业未来退出渠道的不确定性是当前国内美元基金募资陷入困境的重要原因。

 

投资者转向亚洲其他市场

 

在此背景下,一些私募股权基金正在转向亚洲其他市场。

 

根据Preqin的调查,去年年底,在350名受访的另类投资者中有50%认为东南亚是所有新兴市场中的最佳机遇所在,这一比例高于上年同期的37%。Preqin认为,这种趋势反映出一些投资者推迟了对中国的投资计划。

 

贝恩资本的报告则指出,投资者在中国之外的其他亚洲地区寻找机遇的这种趋势将使印度私募股权市场受益。中国和印度在人口、增长率和发展状况方面非常相似。对于面向亚太地区,且专注于互联网和科技行业的基金来说,印度日益增长的数字渗透率和强劲的国内IPO市场将具有强大吸引力。

 

另外,许多全球投资者在2021年还选择将资金继续配置给此前几轮投资过的基金进行管理,并且选择了那些专注于亚洲地区,而非针对特定国家的基金。黑石(Blackstone)今年1月在亚洲募集了64亿美元,几乎所有第一只基金的投资者投参与了此轮募资。

 

美元LP疑虑增加,但仍看好中国机遇

 

尽管美国大型LP对中国市场的疑虑在增加,但作为亚洲第一大经济体,他们仍然无法忽略中国的吸引力。贝恩资本私募股权业务副总裁Elsa Sit称,在亚洲地区2960亿美元的私募股权投资价值中,中国占了40%。

 

资产规模在400亿美元的宾夕法尼亚州雇员退休系统(Pennsylvania State Employees ' Retirement System)目前尚未就是否减少在华投资表明立场。其对中国的敞口约为2%。

 

另外,美国华盛顿州投资委员会(Washington State Investment Board)也正在对包括中国在内的地缘政治风险进行周期性分析。该公司管理着1560亿美元的资产,其中有3.5%投资于中国。该公司发言人Chris Phillips称,新兴市场是风险报告的常规组成部分,他们会花很多时间分析风险,但很少会在短期内改变投资策略。

 

一些大学捐赠基金和家族办公室也仍想保持对中国的投资,且重点寻找专注于医疗保健领域的风投基金。比如密歇根州立大学就没有改变在华投资策略。该基金资产规模约为40亿美元,其中2%投资于中国,2021年底向中国的一只多空对冲基金投资了5000万美元。

 

该校CIO Phil Zecher称,他们不打算撤回任何资金,投资标的所在地的治理问题始终是他们关注的一个重要方面,无论是在美国还是其他地区。

 

参考资料

1.Bloomberg, Harvard Endowment’s Debate Shows PE Funds’ China Struggle
2.Bain & Company, Asia-Pacific Private Equity Report 2022

3.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China-focused private equity managers face extended fundraising dry spell as policy uncertainties, IPO obstacles give investors cold feet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