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海外投资笔记 > 巴基斯坦政坛变天,创投正处春天

巴基斯坦政坛变天,创投正处春天

巴基斯坦第一大城市卡拉奇,来源:brandsynario

 

当地时间4月10日,历经数周政治动荡后,巴基斯坦总理伊姆兰·汗在议会不信任投票中被推翻,成为该国历史上首位遭国民议会罢免的总理,反对党领袖谢赫巴兹·谢里夫将担任下一任总理。据悉,伊姆兰·汗的反对者指责他的原因主要在于对经济的管理不善,包括通货膨胀飙升、失业率上升、货币疲软和沉重的债务负担等。

 

政坛变天时局之下,巴基斯坦的创投业却飞速发展。根据巴基斯坦商业咨询公司 Invest2Innovate最新发布的《2021巴基斯坦初创生态报告》数据,2021年巴基斯坦83家初创企业共筹集了3.5亿美元,较2020年的6500万美元增幅超过400%。截至今年3月,该地区的初创企业又筹集了1.36亿美元。海投全球投资了其中的6家,占项目总数的7%。

2021-2022Q1巴基斯坦初创公司融资情况,来源:Invest2Innovate

 

巴基斯坦人口超过两亿,是世界第五的人口大国,但至今尚未诞生任何一家独角兽。以电商行业为例,巴基斯坦处于起步阶段,在线零售业仅占GDP的2%,相比之下人口第四的印度尼西亚这一数据达到了20%。

 

去年,巴基斯坦的创投生态系统发展迅猛,流入其新兴科技领域的资金比过去六年的总和还要多。许多全球风险投资公司在当前浪潮中首次入局巴基斯坦,其中包括谷歌和亚马逊的早期投资者Kleiner Perkins和Tiger Global、Addition、20VC、Buckley Ventures等。

 

海投全球也早早看好巴基斯坦的发展潜力,投资的早期科技型初创企业垂直于消费、金融等领域,项目涵盖电商、信贷平台与数字银行等。

 

最后的人口大国,科技创投蓝海

 

近年来,巴基斯坦的经济发展一直经历着通货膨胀、新冠疫情、供应链和能源价涨等带来的猛烈冲击,出于安全担忧、基础设施不足、缺乏退出机制等原因,巴基斯坦在过去并不受投资者青睐,但巴基斯坦同时又有着巨大的发展潜力。

 

互联网的普及为科技创业带来市场。目前巴基斯坦2.2亿人口位居全球第五,其中约七成在30岁以下。与数字化较早的中国、印度和印度尼西亚等发展中人口大国相比,巴基斯坦的科技初创行业市场广阔。截至2021年底,巴基斯坦的宽带用户约1.09亿,手机用户约1.84亿。

来源:Grocer

 

在互联网快速普及的势能下,巴基斯坦的电子商务发展迅猛,包括网约车,杂货配送等垂直行业。以海投新兴科技基金投资的杂货电商平台GrocerAPP为例。从巴基斯坦第二大城市Lahore开始,GrocerAPP迅速扩展到Islamabad、Rawalpindi、Faisalabad、Karachi等主要城市,拓展速度被誉为“巴基斯坦的拼多多”。GrocerApp为小商家配送商品,并提供授信,在疫情期间极大程度上缓解了商品供应的压力。

 

疫情推动了巴基斯坦的创业潮。新冠疫情的冲击促使巴基斯坦的创业者开始研究数字产品的转型,包括数字金融科技、消费科技、食品科技、教育科技等。巴基斯坦的科技型初创企业通过借助其互联网与数字化等优势,正在各个赛道上快速帮助本国优化行业生态实现商业转型

 

同时,基础设施和立法的不断完善进一步增强了投资者对巴基斯坦的信心。去年,巴基斯坦实施了对电子货币机等行业的法律框架的一系列改革,助力企业发展,鼓励创业吸引投资。

 

此外,今年1月巴基斯坦国家银行(BPS)允许数字银行除电子钱包之外,提供信贷、投资和其他产品服务,为数字银行引入了符合国际最佳实践的许可和监管框架。

巴基斯坦初创公司融资情况,来源:Invest2Innovate

 

2021年披露的初创企业融资额前5分别是:Airlift-8500万美元、Bazaar-3000 万美元、Tajir-1700 万美元、Qisstpay-1500 万美元和TAG-1200 万美元。

 

机遇伴随挑战

 

虽然巴基斯坦创投市场的飞速发展对初创企业来说是个好消息,但其成长仍然面临着诸多问题,如缺乏本地投资者、人才缺失有限以及创始团队和员工的性别比例悬殊等。

 

本地投资者缺失。据报告,2021年巴基斯坦的前种子投资交易共14笔,筹集3200万美元;种子投资46笔,筹集1.23亿美元。其中,大多数早期投资都来自巴基斯坦以外的地区,2021年巴基斯坦的本地天使投资人仅有11 位,达成交易6笔,总金额仅有690万美元,占前种子投资的1.9%,种子投资的21.8%。

 

然而,初创公司们想要壮大并拓展其他的新市场,后期阶段的资金是急需解决的问题。这需要更多的本地投资者进行参与。同时,巴基斯坦的本地投资者增长缓慢:2021年其数量为11,仅比3年前增长了1个;相比之下,国际投资者的数量已从2015年的5个增长到了去年的37个。

 

外资困扰。尽管监管机构制定了一系列对初创企业有利的法律,但对于想购买当地公司股份的外国投资者来说,仍然缺少法律框架。去年,巴基斯坦通过了允许投资者在境外持有初创企业股份的法案,从而吸引外资,但这似乎远远不够。对于风投和那些想要出售股份的投资者而言,该国的税法明确性有待提升。

 

巴基斯坦适应初创公司发展的改革,来源:Invest2Innovate

 

人才匮乏。数据显示,巴基斯坦教育水平落后,在技术和发展方面在158个国家中排名第146 位,优秀人才本就稀缺。从巴基斯坦国内顶尖高校毕业的优秀人才通常不愿意到早期初创公司工作--家庭人口较多、工资较低、文化背景和养家劳动力较少等因素营造出了一个迫使受过良好教育的人不愿冒险的环境。

 

同时,由于多数处于起步阶段,初创公司通常都不会为提供员工股权,缺乏竞争力的薪资也增加了初创企业获得优质人力资源的压力。

 

性别差异悬殊。由于历史原因,巴基斯坦女性面临着系统性的性别歧视,由于社会经济发展不平衡以及部落、封建和资本主义社会形态对女性生活的影响,在不同的阶级、地区和城乡之间女性地位存在很大差异。

 

根据全球性别差距报告,巴基斯坦是世界上性别失衡最严重的国家之一,在156个国家中排名倒数第三。传统意义上巴基斯坦的妇女必须优先照顾家庭成员,这通常意味着他们需要退出劳动力市场。

 

创始团队女性占比,来源:Invest2Innovate

 

根据报告,性别差异在创业生态系统中普遍存在,阻碍了女性主导的创业公司充分发挥潜力。过去七年在巴基斯坦筹集的所有投资中,只有1.4%来自完全由女性经营的初创公司。

 

海投全球新兴科技基金投资组合项目--Oraan是一家为女性服务的金融科技初创公司,去年她们筹集了400万美元,成为融资最多的女性主导的创业公司。

Oraan联合创始人Halima Iqbal 和 Farwah Tapal,来源:Oraan

 

海投全球相信Halima团队的全球视野和本土资源,能够完美地执行服务巴基斯坦家庭妇女的策略,并参与Oraan种子轮融资。Oraan的联合创始人兼CEO Halima Iqbal 表示,虽然融资很难,但她们很高兴能得到支持。

 

尽管Oraan取得了成功,但报告数据显示,巴基斯坦女性创立的初创公司仍面临着资金困境。 2015-2021年女性领导的初创公司仅融得800万美元,相比之下男性领导的初创公司获得了 4.47 亿美元。

 

总体上看,巴基斯坦的创业狂潮是真实存在的。卡拉奇、拉合尔和伊斯兰堡的创业氛围蒸蒸日上,年轻毕业生们都渴望成长和学习。巴基斯坦初创企业的挑战将在于平衡且更好利用国际和本土投资资源,以及培养与需求匹配的创新优质人才,一旦他们拓展到到沙特阿拉伯和埃及等市场,届时初创公司们的价值将突破数十亿美元,未来可期。

参考资料

1. Invest2Innovate,Pakistan Startup Ecosystem Report 2021

2. Aljazeera,Pakistan’s startups take centre stage

3. TechCrunch,Pakistan’s growing tech ecosystem is finally taking off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