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海外投资笔记 > 华人大宗交易之王涉嫌内幕交易一年爆赚76%

华人大宗交易之王涉嫌内幕交易一年爆赚76%

Frank Fu是一位华裔,他的对冲基金CaaS Capital Management通过与摩根士丹利等投行建立密切关系,包揽了美国大量的大宗交易,得到了“几乎所有”美国IPO的入场券。CaaS成立第一年就取得了惊人的76%的投资回报。

来源:Bloomberg

 

美国监管部门之所以会对大摩与对冲基金的大宗交易展开调查是因为大宗交易的数量和金额非常大,通常远超市场的平均规模,有时甚至大到足以撼动整个市场。

 

另外,大宗交易(block trade)是今天华尔街上为数不多的没有被纳入电子化交易系统,仍由投行与外部投资者的关系驱动交易流的业务之一。这种非公开交易常常因涉嫌内幕交易游走在法律的灰色地带。

 

尽管不止一家公司都曾在大宗交易方面给投行提供过便利,但从这部分业务对于整个公司的重要程度来看,其他公司都不及CasS。截止2月底,CaaS的资产规模刚刚超过6.5亿美元,但它可以通过杠杆撬动50亿美元的资金,在投行需要抛售股票时买入。

 

那么这位Frank Fu何许人也?他的对冲基金又是如何通过与华尔街头部机构建立联系成为了美国的“大宗交易之王”的?

 

来自上海的工科“学霸”

 

Frank Fu今年39岁,出生于上海,2000年代初来到美国,2006年毕业于康奈尔大学,拥有运筹学和工业工程学士学位(operations research and industrial engineering),以及金融工程硕士学位。

 

毕业后Fu在海纳国际集团(Susquehanna International Group)做了两年期权交易。在职业生涯早期,Fu更多地专注于依赖数学而不是人脉网络进行交易。

 

离开纳国际之后,Fu去了另一家美国投资公司Laurion Capital Management。Fu正是在这里开始了大宗交易生涯。在寻找更多赚钱途径的过程中,Fu从2012年左右开始涉足大宗交易。

 

在短短的几年间,Fu就成为了公司里这个领域的顶尖“造雨者”(rainmaker,指能为公司带来大量新业务的人,通常是通过吸引有钱的客户)之一,同时也是能为投行提供流动性的关键角色。

 

2016年,Fu结识了他在摩根士丹利的关键联系人Pawan Passi。根据一份针对Fu 2019年离职条款的诉讼文件,Fu在Laurion工作的最后5年间,一共赚了超过4000万美元。

 

华尔街“大宗交易之王”

 

Fu在贝莱德和New Holland Capital的早期支持下创立了自己的公司。Fu将自己定位为银行的“帮手”,因为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投行无法再像以往那样大量买入股票。按照近期CaaS对潜在投资者的说法,它与大约30家投行建立了联系。

 

CaaS在近期的一份营销报告中写道,得益于这些“合作关系的广度和强度”,CaaS成为了能够率先获得大宗交易的公司,并因此在大宗交易领域建立了声誉。摩根史丹利只是与CaaS有业务往来的华尔街投行之一。

来源:CaaS

 

根据公开资料,CaaS成立于2019年6月,至今成立不到3年,是一家全球性的投资管理公司,公开市场和私募市场都有所涉猎,涵盖投资的所有阶段。CaaS是“Capital as a Service”(资本即服务)的缩写。在投资策略方面,CaaS集中于对多个因素的评估,包括市场规模、竞争格局和相对定位、管理团队的质量,以及稳健和可扩展的商业模式。

 

Fu为人比较低调,网络上关于他的信息也十分有限。尽管在华尔街打拼的几年里Fu的财富快速增长,但他并没有因此选择奢华的生活方式。据说他的晚餐会议是华尔街成本最低的晚餐之一,通常只点一份主菜和一杯健怡可乐。他还在新泽西州的的威霍肯(Weehawken)及周边地区购买了投资地产,并与妻子成立了一个基金会,向康奈尔大学(Cornell)和布朗克斯(Bronx)的私立学校霍瑞斯·曼恩(Horace Mann)捐款。

 

Fu一般会同意参与他所提议的大宗交易的一半,具体决策取决于折价率、投资组合内的其他持仓和计算机模型。CaaS一次通常会进行约200单大宗交易,在买进后用两天到五个月或更长时间来出清。作为投行的“头部关系户”,Fu预期投行会把热门IPO股票配给他。这一点也是CaaS近几个月来一直向潜在投资者吹嘘自己的地方。

 

“接盘”Archegos爆仓的股票,价值4.4亿美元

 

在一些特殊的情况下,华尔街投行会迫切需要交易伙伴来接盘他们想要大量抛售的股票。考虑到股价下跌和其他不确定性因素,并不是所有人都愿意充当这样的“接盘侠”。

 

去年3月底,Bill Hwang的家族办公室Archegos Capital Management因爆仓倒闭后,摩根士丹利、高盛和瑞信等投行为了对其高风险投资组合平仓及时止损,出售了数十亿美元的股票。在这些股票的买家中就有Fu。

图:FT

 

一份监管文件显示,截止当月底,CaaS买入的Archegos押注的股票价值超过4.4亿美元。这些股票的另一个主要买主是金融大鳄乔治·索罗斯,后者持有的股票价值约4亿美元。

 

在那之后的几个月里,CaaS又买入了一些去年最受追捧的几只IPO股票,包括Honest Co.、Oatly Group AB和UiPath Inc.。

 

根据CaaS提交给SEC的13f文件,截止去年第四季度,该公司投资组合的总价值约为14.1亿美元,总持仓数量为845,其中包括阿里巴巴、京东和哔哩哔哩等多只热门中概股,以及亚马逊和苹果等美股大型科技股。从持仓的形式来看,除了普通股,还包括看涨和看跌期权。

 

涉嫌内幕交易

 

在电子化交易系统已经占据华尔街股票交易半壁江山的背景下,大宗交易是为数不多的建立在人与人谈判模式基础上的业务之一。事实上,随着近年来年轻的创业公司越来越越多地依赖风险投资和私募股权获得资金,大宗交易的重要性日益提高。

 

摩根士丹利就是其中的重要参与者。在帮助硅谷初创企业获得融资方面,该行可以说是已经建立了 “特许专营权”(franchise)。当企业最终确定要进行IPO时,可能会有一大批早期投资者持有公司创始股。

 

摩根士丹利通过帮助他们套现能赚取额外佣金;具体的做法是,把这些股票分配给那些有大宗交易处理能力的投资银行,以及像CaaS这类专门从事此项业务的机构。而这个过程就可能涉及到一些法律的灰色地带。

图:Bloomberg

 

假设一位投行员工在帮助大股东减持股份,为了以有竞争力的价格卖出,这位投行人士可能会接触多位基金经理,打探他们对于这只股票的出价。在这个过程中,一些交易员可能会在接到此类问询后立刻做空股票,因为他们预期这只股票将遭到大量抛售,从而股价会大幅下跌。而卖空又会进一步打压股价,从而引发监管部门对于交易员可能涉及内幕交易的怀疑。

 

所谓内幕交易就是基于公司的非公开重大信息进行投资决策,并从中获取利益的交易行为。监管和合规方面的法律专家指出,法律上对于重大非公开信息的定义非常宽泛且模糊不清,对冲基金在接到电话后做空股票是一种比较激进的做法。监管部门有时还会担心投行故意把机密信息泄露给关系户,从而使那些合法的做空者蒙受损失。

 

另一方面,事先让交易员获知大宗抛售即将到来的信息对于投行来说可能也是有利可图的,因为如果这些交易员做空股票,投行就可以以低价回补部分股票了。

 

此次美国监管部门的调查重点正是摩根士丹利和其他华尔街投行与对冲基金可能存在的这种非法内幕交易。由于大宗交易的规模之大有时足以对整个市场产生影响,监管机构对此也格外重视。

 

美国司法部与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对华尔街大宗交易的调查始于2018年,不过目前尚未对任何人提出指控。上述Fu在摩根士丹利的关键联系人Passi在去年11月被该行要求“行政休假”(administrative leave),而在上个月提交的一份文件中摩根士丹利承认,其正在接受美国司法部和SEC的调查。

 

此次美国监管机构调查的对象不仅包括像CaaS这样的小型投资公司,还包括来自Citadel旗下Surveyor Capital,以及Element Capital Management等顶级华尔街对冲基金的高管。截止发稿时,调查仍在继续。

 

参考资料

1.Bloomberg, The King of Block Trades Is Entangled in a U.S. Probe of Morgan Stanley

2.Bloomberg, Morgan Stanley Relationships on Wall Street Snared in Probe

3.Frank Fu,Linkedin

4.CaaS官网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