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海外投资笔记 > 蔡斯·科尔曼,重建老虎环球2.0

蔡斯·科尔曼,重建老虎环球2.0

老虎环球最近的日子并不好过,受即将到来的利率冲击,重仓科技使老虎环球遭到反噬。根据LCH的数据,2021年老虎环球让投资者损失了15亿美元,其对冲基金亏损约7.5%,这也是其自2016年以来首次出现年度亏损。

 

今年1月老虎环球又下跌了 14.8%,该基金在第四季度还增加了 Peloton,Block 和 Zoom 的头寸,也成为亏损的主要原因。

蔡斯·科尔曼,重建老虎环球2.0

图:the hustle

 

在这之前的2020年,掌管老虎环球的蔡斯·科尔曼为投资者大赚104亿美元,使老虎环球成为该年度最赚钱的对冲基金。

 

2020年榜首去年反而开始亏钱,数据显示老虎环球在去年前10月表现都非常平稳,共斩获13%的收益。然而11月和12月出现“滑铁卢”,跌幅分别达到8%和10.7%。据彭博社报道,老虎环球旗下某只股票多头基金去年下跌4.2%,两只重仓股--京东和DocuSign Inc.成为“罪魁祸首”。

 

目前,老虎环球管理着650亿美元的资产。私募股权和对冲基金是其主要业务,其中私募股权达到350亿美元。即便遭遇损失,但老虎并没有停下专注科技的脚步,他们正在筹集的最新一期成长型股权基金已经瞄准字节,规模约100亿美元。

 

华尔街巫师

 

纵观老虎环球的发展历程,自2001年成立以来,其对冲基金只出现过三次亏损,前两次分别是2008年(-26%)和2016年(-15%),年化回报率达到21%,不可谓不辉煌。

 

去年11月,49岁的“领头虎”蔡斯·科尔曼登上福布斯400榜,他的个人净资产暴涨34亿美元,达到103亿美元,成为该榜单上最年轻的对冲基金经理。

 

想了解老虎环球和蔡斯·科尔曼,先要了解其前身老虎基金(Tiger Management)和朱利安·罗伯逊(Julian Robertson)。1980年,罗伯逊在纽约筹集880万美元创立了老虎基金,这笔钱来自朋友、家人和他本身的积蓄,并在之后的近20年(1998年)里将资产规模扩大到了220亿美金。

蔡斯·科尔曼,重建老虎环球2.0

图:CNBC

 

在这之前,时年47岁的罗伯逊一直在华尔街做股票经纪人,在Kidder Peabody担任资产管理主管,赚了不少钱,但这并没有让他扬名立万,直到他创立了老虎。

 

在1980年代和90年代初,罗伯逊常被业内称为“对冲基金之父”和“华尔街巫师”。老虎环球的飞速成长主要得益于罗伯逊所采取的基本面驱动的多空对冲策略,即买入成长性最好的公司,做空前景最差的公司。

蔡斯·科尔曼,重建老虎环球2.0

图:FT

 

其中最广为流传的事迹莫过于他成功预测了90年代末的互联网泡沫,罗伯逊认为,与收益和盈利潜力相比,科技股的定价过高,因此刻意避开了科技投资,最终在泡沫开始破裂期间,收益依旧平稳。但这一策略却成了双刃剑,老虎的部分投资者不满罗伯逊的策略,为了投资科技,不断将资金投向硅谷,使该基金遭遇大规模流失。

 

另外,当时老虎持股 22.4% 的全美航空公司(U.S. Airways)也陷入困境,1999年8月,全美航空股价在三个月内下跌近40%,这对罗伯逊来说并不顺利。此后美国航空公司在2002年和2004年两次申请破产保护。

 

小老虎集团

 

两大失误使罗伯逊最终在2000年3月关闭了老虎基金,并将所有外部资本返还给了投资者。2001年9月,罗伯逊将2480万股大幅贬值的美国航空公司股票还给了投资人。在给投资者的信中他写道:

 

“老虎的成功都是基于理性的估值和交易,但现在看来,科技股的狂热和全美航空的失败都是非理性的。当前的科技、互联网和电信热,在散户和职业金融从业者的推动下,正在搭建一个注定要崩塌的庞氏金字塔。然而,悲剧在于对经理人们而言,唯一能够产生短期业绩的方法就是购买这些股票。”

 

就在老虎发表关闭声明的三天后,微软因垄断嫌疑被SEC处罚,导致其股价下跌 15%,预示着互联网泡沫真正开始破灭。七个月后,Pets.com破产,整个科技行业的跌幅高达75%。

 

退休那年罗伯逊已经69岁,即使当初的投资人幡然悔悟,但罗伯逊对重组基金显得有心无力,他选择当一名导师,专注于指导和投资一批被称为“小老虎”(Tiger Cubs)的年轻对冲基金经理,他们大部分都是原老虎基金的员工。

蔡斯·科尔曼,重建老虎环球2.0

图:Generalist

 

小老虎集团共有几十人,主要成员有蓝岭资本的约翰·格里芬(John Griffin)、维京环球的奥莱·安德烈亚斯·哈尔沃森(Ole Andreas Halvorsen)、孤松资本的史蒂夫·曼德尔(Steve Mandel)和老虎环球的蔡斯·科尔曼。

 

现在看来罗伯逊的确是慧眼识珠,过去20 年里,大部分有影响力的对冲基金公司都可以追溯到老虎集团。当然也有个例,比如去年经历过Archegos基金爆仓,使瑞信和野村遭受上百亿美金亏损的Bill Hwang。

 

生而不凡的领头虎

 

蔡斯·科尔曼出身名门,是16世纪纽约还是荷兰殖民地期间,纽约总干事彼得·斯特伊维桑特(Peter Stuyvesant)的后裔。科尔曼出生于富裕家庭,祖父查尔斯·科尔曼 (Charles Payson Coleman)曾是纽约律师事务所Davis Polk & Wardwell的合伙人。1997年,科尔曼从威廉姆斯学院毕业。

蔡斯·科尔曼,重建老虎环球2.0

图:hot lifestyle

 

在长岛,科尔曼与老罗伯逊的儿子斯宾塞·罗伯逊(Spencer·Robertson)一起长大,毕业后就进入了老虎基金工作。2000年罗伯逊关闭老虎基金后,将超过2500万美元的资金委托给科尔曼进行管理。

 

那时科尔曼只有25岁,只在老虎基金做过几年分析师,但罗伯逊非常看好他,当时罗伯逊在两年内选择了六家基金经理进行了种子投资,而科尔曼就是其中之一。

 

四个火枪手

蔡斯·科尔曼,重建老虎环球2.0

老虎环球四枪手,来源:the generalist

 

如果说科尔曼和罗伯逊有什么相同之处的话,那就是他们对人才都有敏锐的嗅觉,科尔曼在新老虎雇用的第一批主管分别是斯科特·施莱弗(Scott Shleifer)、费罗兹·迪万(Feroz Dewan)和卡提克·萨玛(Karthik Sarma)。

 

此后的几年里,这三人都开创了异常成功的事业。施莱弗后来老虎私募股权团队的负责人,2020年大赚了15亿美元,身价超过 50 亿。迪万在老虎环球工作了15年,在创办自己的基金竞技资本(Arena Holdings)之前,曾一度担任老虎的CEO。

 

萨玛在入职五年后离开,创办了非常有影响力的SRS 投资管理公司(SRS Investment Management)。去年11月SRS由于成功押注汽车租赁公司Avis,曾一夜爆赚50亿美元。

蔡斯·科尔曼,重建老虎环球2.0

图:FT

 

科尔曼给了这些创始人们足够的施展空间和相应的回报,这也是老虎环球发展迅猛的原因。科尔曼对他们说,如果我们共同努力,都能成为亿万富翁,然后在接下来的20年里,他们实现了这一目标。

 

专注科技,走向全球

 

老虎环球诞生于互联网泡沫破裂时期,一开始名为老虎科技(Tiger Technology)。科尔曼延续了罗伯逊的多空对冲策略,同样秉承“寻找拥有长期增长趋势的高质量企业,同时做空在市场环境变化中处于不利地位的公司”的准则。但不同的是新老虎更看重科技投资,不断下注新兴行业。

 

初期老虎只有二级市场业务,包括用于投资上市公司的Tiger Global Investments(旗舰多空基金)和Tiger Global Long Opportunities(只做多)等。尽管科尔曼现在如此成功,但2001年3月确实不是推出专注科技股票的对冲基金的好时机。受泡沫影响,老虎的开端并不顺利。

蔡斯·科尔曼,重建老虎环球2.0

Feroz Dewan,图:CNBC

 

这一时期老虎的多空基金仅限于美国的上市科技公司,这种做法并没有持续多久。当时这一业务由费罗兹·迪万主管,他在科尔曼的领导下寻找电信行业的多空机会,很快发现了美国以外的投资标的--埃及的奥斯卡姆(Orascom)公司,目前他们的业务已经拓展至25个国家。

 

埃及证券交易所出身的迪万认为奥斯卡姆比该领域的美国企业更有潜力,事实也证明他是对的:老虎对奥斯卡姆的投资回报率达到了惊人的2500%。从这笔交易开始,老虎改变了策略,他们不再局限于美国,而是在全球范围内开展业务,科尔曼也将"老虎科技 "改名成了 "老虎环球 "。

 

开辟私募,押注新兴市场

 

科尔曼在被低估且增长迅猛的中国科技股中看到了机会。更重要的是,他在中国不仅看到了投资上市公司的机会,还看到了私募股权的投资机会。

 

2002年,斯科特·施莱弗从黑石集团跳槽到了老虎。2003年,科尔曼和施莱弗领导并创建了老虎的首只私募基金,共筹集7580万美元。施莱弗领导了对中国公司的早期投资,成功押注中国互联网行业的增长。

 

这一年,老虎在全球开始寻找类似亚马逊、谷歌的企业。在非典病毒爆发后的一次旅行中,施莱弗迅速瞄准阿里巴巴、艺龙卓越网这三家电子商务公司寻求交易。

 

其中,2004年艺龙在美国上市,卓越网出售给了亚马逊,老虎很快收到了投资回报。但施莱弗后来表示自己放弃了以2.5亿美元收购阿里巴巴4%股份的绝佳机会,错过了作为其早期投资者的巨额回报。

 

此后老虎环球迅速向俄罗斯扩张,早期押注于俄罗斯网络巨头Yandex和富豪尤里•米尔纳(Yuri Milner)旗下的Mail.ru集团,它们都开发了类似谷歌的门户网站。

蔡斯·科尔曼,重建老虎环球2.0

Scott Shleifer(右)与投行 PJT Partners 的 Paul Taubman

 

2000年,施莱弗领投了Yandex 530万美元的A轮融资,并在后续几轮陆续注资。Yandex于 2011年以超过110亿美元的估值上市;如今,其市值为300亿美元。Mail.ru后来也被收购,这两笔交易使老虎大获成功。

 

另外老虎还投资了米尔纳管理的科技基金DST Global。2009年,Meta前身Facebook IPO的3年前,DST以100亿美元的估值向Facebook注资2亿美元,该投资使老虎对Facebook有了初步了解。

 

尽管一些投资者认为Facebook的估值过高,但老虎还是追随DST购入了Facebook,在二级市场上购买了该公司的股票,这是老虎在美国的首笔重大押注。在Facebook首次IPO的前三年里,老虎共向Facebook投资了近2.9亿美元。

 

重仓印度,开拓拉美非洲

 

21世纪的头十年,科尔曼和老虎通过敏锐的嗅觉成功地挑选出许多赢家,包括Zynga(B 轮)、LinkedIn(通过二级市场)、Facebook(通过二级市场)和 Trendyol(B 轮)。

 

同一时期,老虎环球开始深入印度,并在之后对该国的私募科技市场产生重大影响。

 

2006年,老虎的另一位主要合伙人李•菲克塞尔(Lee Fixel)加入公司,主要负责开拓印度市场。当时他还是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一名年轻的经济学毕业生。短短13年,他成为了近乎传奇的风险投资人,8次进入Midas榜单。

蔡斯·科尔曼,重建老虎环球2.0

Lee Fixel,图:global shakers

 

PitchBook的数据显示,自2006年以来,老虎环球基金在印度达成了近170笔交易,引领了一些印度规模最大的融资轮。2014年,老虎大胆地对印度电商集团Flipkart投入10亿美元,震惊风投界,因为这一价格是Flipkart GMV(商品成交总额)的3-4倍。

 

菲克塞尔在印度还投出了其他独角兽,包括Ola、Myntra、Quikr等。Flipkart的CEO谈到菲克塞尔对印度创投生态的影响时,称他是 "单枪匹马将印度初创企业推向全球舞台的先驱"。

 

如今老虎环球被称为印度的“独角兽猎手”,在2011年至2021年间,老虎环球投中了印度57家独角兽中的21家。在其助推下,印度已经拥有58家独角兽企业。相比之下,英国只有20个。

 

去年的前9个月里,老虎环球已经投资了大约25家印度初创企业,涉及金融科技、食品科技、社交网络公司、教育科技等领域。其中包含Plum、Bharat Pe、Zomato、ShareChat、Urban Company等等。此外,科尔曼还积极开拓拉美和非洲市场,代表项目包括Nubank、Mercado Libre、Despegar等。

 

高价竞标

 

在科尔曼的领导下,老虎养成了几个特有的投资风格,其中最显著的就是高价竞标--作为一只在竞争中茁壮成长的基金,为了赢得投资机会,老虎不惜一切代价,通常他们愿意付出比其它对手都高的价格来达成交易。

 

对大多数风投来说,投资过程都分为四个部分:1.寻找项目源2.评估企业3.达成交易4.投后支持。

 

如果说每个风投基金都有自己的标签,比如Benchmark以第二项闻名--他们擅长筛选项目,是最卓越的评估者之一;a16z则以第四项见长,他们专业的投后团队能够在营销、产品、财务以及其他方面为创始人提供支持。

蔡斯·科尔曼,重建老虎环球2.0

图:Ajansev

 

那么科尔曼为老虎打上的标签就在于第三项--快速达成交易。在斯科特·施莱弗的回忆中,十多年前为了达成一笔交易,老虎以2-3 倍的价格击败了雅虎。这在当时看来很荒谬。但在短短几年内,雅虎又以20倍的溢价买下了老虎的股份--

 

老虎往往是对的,科尔曼、施莱弗和私募基金的其他成员常常达成一些看起来很贵,但回报丰厚的交易。

 

闪电出手,每天投出一个项目

 

印度游戏公司Games 24x7的创始人特维克拉曼·汤比(Trivikraman Thampy)在报道中曾经提到,2011 年老虎只打了一个电话,就向他的公司投了500万美元。到2020年底,老虎的基金报表显示他们在该公司剩余的410万美元股份,价值已经增长50多倍。

 

在2019年菲克塞尔离职之后,科尔曼更加注重投资的频率和速度,老虎降低了自己的门槛,投资范围从前端科技公司的2%扩展到了10%。

 

同样地,他们也降低了期望回报,传统风投通常希望在投资上获得30%的IRR,而老虎的IRR可能只有20%。他们将尽调外包给顶级的风投,同时不寻求董事会席位,也很少参与公司的运营,以此来缩短决策流程。

蔡斯·科尔曼,重建老虎环球2.0

老虎环球飞速增长的投资数量,截至2021年11月14日,数据:crunch base

 

根据Crunchbase数据,老虎正强势进军VC领域,去年他们出手了335笔投资,在数量上只比两个早期孵化器 YC(797笔)和Techstars(436笔)少。

 

从某种程度上看,老虎正在扰乱VC行业,将VC投资完全变成了一个比拼速度的游戏。但这也使老虎能够更有效率地为LP们配置资金,也是他们赢得LP支持的最大筹码。同时,当老虎提供更好的条件、更快的速度时追猎独角兽时,初创公司们还会等待传统风投吗?

 

如果说FF和a16z等风投公司类似于风投界的轻奢品牌苹果、Warby Parker——利用其声誉和关系网为初创公司/LP提供独特、专业的品牌服务,那老虎环球更接近于亚马逊的零售商风格,因为它快速、简单、便宜、方便。这种模式或许在未来将取代类似于JC Penny的风投们,因为他们被夹在中间,既没有品牌价值,也没有投资效率。

 

狩猎字节

 

根据Crunchbase数据,目前为止,老虎环球在过去十年里为其私募股权业务筹集了8只基金,总额达234亿美元。去年10月他们的最新一只基金开始募资,预期规模达到100亿美元。有报道称,这只基金将在字节跳动上市时通过PIPE或二级市场对其进行投资。

蔡斯·科尔曼,重建老虎环球2.0

图:bloomberg

 

2020年12月,科尔曼对人工智能初创企业Scale AI进行了领投,估值超过35亿美元。4个月后,该公司在科尔曼协助下完成了另一轮融资,他们的估值翻了一番达到70亿美元。

 

在科尔曼领导下,老虎环球凭借着规模和速度优势,成为近年来出手最频繁的风险投资基金,完全盖过了硅谷一些头部VC机构的风头。在未来,老虎掀起的新型VC风潮还将以凶猛、粗暴的的投资策略,继续对传统风投发起冲击。

 

参考资料

1.FT,Tiger Global: the technology investor ruffling Silicon Valley feathers

2.Crunch Base,Under The Hood: How Tiger Global Earned Its Stripes As The World’s Biggest Unicorn Hunter

3.The generalist,Tiger Global: How to Win

4.FT,New York hedge fund stands to make over $5bn on Avis Budget share surge

5.The street,Why Julian Robertson's Tiger Management Thinks US Airways Will Fly

6.Insider,How Tiger Global is beating other VCs, according to 6 startup founders who took its deals

7.Insider,Chase Coleman did a deep dive on 20 years of blowout performance at Tiger Global and shared his strategies for getting in early on the next Amazon

8.Institutional investor,How Chase Coleman Became a Hedge Fund Legend

9.Cnn,Tiger roars at US Airways

10.The information,Inside Tiger Global’s Deal Machine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