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海外投资笔记 > 对冲基金丨积极投资者Elliott“逼宫”电力巨头SSE

对冲基金丨积极投资者Elliott“逼宫”电力巨头SSE

以积极主义而闻名的华尔街对冲基金巨头艾略特管理公司(Elliott Management,以下简称艾略特)近日将矛头指向了英国最大的电力公司之一,SSE。

 

自从今年收购了SSE的股份开始,艾略特就在私底下游说SSE的管理层将电网和可再生能源部门拆分成两个独立上市公司。

 

但就在上个月,SSE以拆分将导致成本增加为由拒绝了艾略特的要求。这反而激起了艾略特的“斗志”,不仅公开抨击SSE缺乏野心,还呼吁SSE进行彻底的改革,包括雇佣两位具有可再生能源方面经验的独立董事。

 

但艾略特对SSE的积极策略目前遇到了来自SSE大股东Royal London Asset Management的阻挠。Royal London公开指责艾略特的动机完全基于股价,并表示拆分对于SSE来说是完全错误的道路。

对冲基金丨积极投资者Elliott“逼宫”电力巨头SSE

图片来源:PA

 

艾略特敦促SSE拆分公司以提高股价

 

SSE是英国最大的可再生能源供应商之一,拥有苏格兰北部的主要电网、牛津郡等英格兰地区的本地网络,以及包括燃气发电站在内的其他资产。

 

SSE在英国可再生能源供应市场上占有重要地位,目前市值在170亿美元左右,但艾略特认为其股价并未充分反映公司的真实价值,相较其业务所隐含的价值,SSE的股价折价了大约30%。

 

在一份长达10页的公开信中Elliott指出,市场未能赋予SSE公允价值,直接原因就在于SSE低效的企业结构和混乱的股权结构。

 

艾略特敦促SSE将可再生能源业务和电网业务进行拆分,因为二者本质上是不同的业务,股东们对于二者的融资需求、增长和战略重点有着截然不同的利益诉求。而将可再生能源业务拆分使其成为独立上市公司,SSE可以释放50亿英镑的价值。

 

艾略特预计SSE拆分成两家公司以后,电网业务和可再生能源业务的价值总和将比目前SSE的价值高出近30%。

 

在艾略特看来,将可再生能源业务和电网业务进行拆分,一方面可以解决SSE在长期融资方面面临的难题,另一方面也可以确立SSE在英国可再生能源领域的领先地位。

 

SSE拒绝拆分

 

艾略特于今年9月首次披露对SSE的持股,在上述公开信中,艾略特表示其是SSE的前五大股东之一,并且已经与SSE管理层就拆分提议进行了数月的交涉。

 

不过SSE拒绝了艾略特拆分公司的提议,并表示将通过出售其电力网络业务25%的股份和削减股息来增加对可再生能源的投资。

 

SSE预计到2026年对“净零基础设施”(包括可再生能源和电力网络)的投资增加至125亿美元,高于此前到2025年投入75亿英镑的支出计划。

 

SSE称,拆分可再生能源业务将产生“反向协同效应”(dis-synergies),并在信息技术和融资等领域产生2亿英镑的一次性成本;此外还将加大大型项目的融资难度,例如SSE与挪威Equinor公司和意大利埃尼集团(Eni)在英格兰东北海岸联合开发的世界最大海上风电场Dogger Bank。

 

进一步施压

 

SSE拒绝拆分的结果是遭到艾略特的进一步施压。

 

后者不仅指责SSE给出的理由和改革方案“敷衍了事”、“缺乏雄心”,还将矛头直接指向了SSE的首席执行官Alistair Phillips-Davies,称在他的领导下,SSE过去8年的表现远远逊于欧洲公用事业(European Utilities)指数。

 

此外,艾略特还批评SSE新战略涉及的审查程序“不够透明”且“存在严重缺陷”。艾略特认为,这反映SSE的公司治理存在严重问题,并指责其董事会在监督可再生能源战略方面能力不足。

 

艾略特提出的解决方案是,任命两名在可再生能源领域具有经验的独立董事,并成立一个独立董事会成员委员会,专门领导SSE可再生能源战略的审查工作。

 

艾略特敦促SSE必须迅速采取行动,恢复投资者信心,以免使股东价值遭受永久性减值。

 

面对艾略特的指责,Phillips-Davies则回应称,SSE的能源战略是与股东严格商讨后的结果,得到了评级机构穆迪(Moody’s)的支持,并坚称拆分公司不是使股东价值最大化的正确出路。

 

大股东站队SSE

 

艾略特是全球范围内最擅长积极主义投资策略的对冲基金之一。SSE是其今年瞄准的第二家富时100指数(FTSE 100)成分股公司。

对冲基金丨积极投资者Elliott“逼宫”电力巨头SSE

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尽管艾略特认为SSE现在的价值被低估的看法得到了一些业内人士的支持-比如投行杰富瑞(Jefferies)的研究认为,将电网和可再生能源业务拆分后,两家公司的总价值将比SSE现在的市值高出10%左右-但最终SSE是否会拆分公司仍是未知。

 

在艾略特向SSE发出公开信后,SSE的另一大股东Royal London Asset Management公开站队SSE。

 

Royal London可持续投资主管Mike Fox称,艾略特的动机只是基于股价,但拆分公司既不利于SSE股东的利益,也不利于SSE帮助英国履行净零排放的使命。

 

Mike Fox表示,无论从投资角度还是应对气候挑战角度来看,将电网、可再生能源和热电业务结合起来对于SSE来说才是一条正确的道路。

 

能源企业面临转型压力

 

无独有偶,艾略特并非近期唯一一家瞄准能源企业的对冲基金。海投全球在《Third Point要求石油巨头Shell拆分公司》一文中介绍了另一家知名华尔街对冲基金Third Point与石油巨头Shell之间围绕后者业务前景的纷争。

 

与艾略特与SSE的情况类似,一方面Third Point建议Shell拆分公司的提议得到了一些业内人士的支持,但另一方面也有人对于拆分给公司带来的影响持怀疑态度。

 

无论艾略特的提议最终是否被SSE采纳,围绕SSE业务前景不同立场之间的碰撞突显出,在“脱碳”和“净零排放”目标下,全球能源企业面临的转型压力正在与日俱增,包括投资者、环保组织和各国政府都在敦促它们加大对清洁能源的投资。

 

不过在如何实现能源转型的问题上,企业之间也存在一定分歧。例如,埃克森美孚和雪佛龙(Chevron Corp.)在很大程度上坚持石油和天然气业务;英国石油公司(BP PLC)、法国能源公司道达尔(TotalEnergies SE)和壳牌等公司加大了在低碳能源方面的支出;而意大利埃尼集团(Eni SpA)和西班牙雷普索尔公司(Repsol SA)等一些规模较小的欧洲公司则已经在考虑分拆低碳业务。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