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海外投资笔记 > 亚马逊为什么和纽约分手?

亚马逊为什么和纽约分手?

 
近期的亚马逊事件相信大家都不陌生,但事件的最新发展你知道多少呢?海投君今天就来为大家讲讲事件的始末。
 
亚马逊第二总部选址时间线
 
亚马逊于2017年公开选址。
 
2018年11月13日,亚马逊宣布,选定纽约长岛市和弗吉尼亚州阿灵顿附近的National Landing为其在美国东海岸的新总部。
 
将在两个地区投资$50亿,创造5万个就业岗位,从2019年启动招聘。同时,亚马逊宣布将在田纳西州的纳什维尔设新的卓越运营中心,将为该地区带来超过5000个工作岗位。
 
在亚马逊宣布新总部甄选结果的同时,长岛市居民举行了大型的反对游行,抵制亚马逊第二总部的运动发展至社交媒体抵制运动。
 
2019年2月14日,情人节当天,亚马逊正式宣布与纽约分手。亚马逊官方声明称:“在深思熟虑之后,我们决定不再继续长岛市总部的计划。对于亚马逊而言,创造一个积极、合作的社区,与当地政府建立长期互相支持的关系是我们承诺努力的方向。尽管调查显示,70%的纽约客支持我们的计划,仍有部分政客和市民表现出强硬的反对态度,而这部分消极的态度成为终止我们与长岛市美好未来的原因之一。”
 
 
CNN News – Amazon Statement
 
亚马逊和纽约分手后,部分团体联合政府官员发表公开信,恳求亚马逊重新考虑在长岛市建立第二总部。目前,亚马逊无意重启搜寻第二总部的工作,将按计划在弗吉尼亚北部和田纳西州的纳什维尔推进。
 
抗议的声音
 
对于这个紧挨曼哈顿、发展却跟不上步伐的长岛市而言,带动基础设施建设、创造25000个工作岗位等都是亚马逊总部落地所能带来的积极影响。
 
然而抗议的声音是从何而来?
 
在亚马逊总部选址长岛市声明发布的第二天,抗议者涌入位于曼哈顿的亚马逊书店。
 
随之而来的街头示威、社交媒体#HQ2Sca及#NoAmazonNYC话题抵制、亚马逊入驻长岛听证会上的横幅抵抗、大街小巷随处可见的抵制涂鸦。
 
From Twitter
 
抗议的组成人员包括政客、工会成员、学生、以及社区成员。政客代表为市议员Jimmy Van Bramer和代表皇后区的州参议员Michael Gianaris。对于抗议者而言,亚马逊存在以下“罪行”:
 
1. 亚马逊以创造25000个工作岗位,从纽约市获得了15亿美元的税收优惠政策。虽然纽约是世界经济中心,但可持续发展问题十分突出,例如公共住房、地铁系统、地下基础设施等。目前纽约的财政状况非但没能因此解决这些问题,且政府还背负着巨额债务,在这样的形势下,纽约政府向亚马逊提供税收优惠政策显得格外“刺眼”。
 
2. 房价飙高,普通民众无法负担,无家可归者增加。纽约民众借鉴了西雅图的“教训”。亚马逊落地西雅图后,一方面推动了西雅图的发展,但也提高了当地的房价、物价、人们的生活成本。截止2017年,西雅图成为仅次于纽约和洛杉矶,无家可归人数第三高的城市。然而,亚马逊却于2018年公开反对西雅图政府提出的对大型雇主征税的提案。此提案旨在为无家可归者提供经济适用房。
 
3. 对于当地小型企业的毁灭性打击。企业集聚效应、产业效应所催生的“企业性排他效应”对于中小城市(例如,长岛市)的发展具有潜在的消极效应。当地的中小企业可能面临着“让道”的生存问题。正如西雅图目前所面临的现状:越来越多当地的小咖啡馆、杂货铺、餐馆等关门大吉,而高档餐厅、酒吧拔地而起。
 
4. 对于基础设施的负担加重。如果您经历过纽约的高峰时段,就会知道过度拥堵的地铁、火车、和公共汽车是每个使用大众交通工具出勤者的常态。然而,25000个工作岗位无疑会加重这样的反常常态,而根据亚马逊以往的举措,并不可能资助基础设施的建设,只会加重当地财政负担。
 
反观亚马逊究竟能从落地纽约计划中获得什么?
 
政府为了确保亚马逊项目落地,使用General Project Plan (GPP)。协议包括了一系列的福利:
 
• 亚马逊将从Relocation and Employment Assistance Program (REAP)收到$8.97亿。
 
• 亚马逊将从Industrial & Commercial Abatement Program (ICAP)收到$3.86亿 。
 
• 亚马逊获得额外的$5.05亿的资本补助金。
 
• 若亚马逊完成了所承诺的创造25000个就业岗位,能够获得$29.88亿公共基金。也就是说,亚马逊每创造一个岗位,纽约市和纽约州将支付亚马逊$48000。
 
而纽约州能够获得什么好处?
 
根据州政府发布的数据,亚马逊将在25年内创造$275亿收入,在12年内创造25000个就业岗位,平均年薪为$150000。政府能够因此创造1300个与建筑相关的岗位,以及共计107000个直接或间接相关的岗位。
 
同时,亚马逊承诺斥资$5百万,支持职业发展及相应的培训及招聘会(并无绝对性的雇佣保证)。亚马逊还将建立600个学员的新学校及科技初创公司孵化器(tech startup incubator)。
 
相比而言,众多反对者表示,这样的交换是“不值得的”。而纽约政府市长深表遗憾:“是你们把自己的机会拱手让人了。”
 
亚马逊宣布撤退,然而…
 
亚马逊宣布放弃长岛市建第二总部已过去半个月有余,但大众的争议却并未消减。3月1日,超过90名社区成员联合发表公开信,恳求亚马逊重新考虑在长岛市建立第二总部,公开信被登载在the New York Times上。签署者包括部分政府官员、行业领导、和社区团体,例如国会议员Carolyn Maloney和Hakeem Jeffries, Hunters Point Parks Conservancy、Queensbridge Houses和LIC Partnership的领导人。
 
而大部分的上书者来自地产业以及投资者。
 
当亚马逊在去年宣布在长岛市建立第二总部时,地产业春风洋溢。长岛乃至皇后区的房地产市场大振,炒房客、投资者忙得不亦乐乎。亚马逊总部选址附近的房产,其网上搜索量同比增长35.5%,长岛市的房产成交量高达135笔,同比增长181%。
 
Source: Stribling & Associates
 
而在亚马逊取消原计划的时候,个人地产投资者的热情快速消失殆尽,众多办公室租赁楼盘陷入困境,其中SL格林地产公司、沃那多房产公司,及Savanna房地产投资公司损失惨重。个人房产投资者的“愤怒”从以下案例可见一斑:
 
Sam Musovic花了100万美金在长岛市买了公寓,本以为能够因亚马逊的第二总部坐收高昂的租金,结果丧失了地价上涨带来的发财机会。Sam试图通过法律的形式“维权”,发起了“如果亚马逊不留长岛市,就抵制亚马逊公司”的社会运动。但预期的成效微乎其微。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