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海投君 > 哈佛认输了:请来哥大的投资官管理耶鲁模式的大学基金

哈佛认输了:请来哥大的投资官管理耶鲁模式的大学基金

“幸福的家庭都一样,不幸的家庭各有各自的烦恼”。哈佛大学基金的烦恼就是投资业绩越来越差,钱越来越少。

基金2016学年又亏了2个点,基金又少20亿美金,只有不到360亿了。学校没运营经费,就要找校友募捐,基金收益不好,大家就不愿意捐钱。

结果,“接近换来期望,期望带来失望的恶性循环”。

哈佛大学基金曾经(在90年代)是与耶鲁大学基金并驾齐驱的两朵金花,自从2005年CIOJack Meyer因为工资太高被赶走以后就“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

过去十几年,全职CIO就换了3个,兼职的还有3个,再加上新任CIO:哥大的Narvekar,一共换了8届,比一行三会的领导换得都勤。哈佛大学基金终于狠下心来,把内部培养的CIO裁掉,挖来了哥大的Narvekar,把团队也裁掉一大半。

除了人的因素(“我们投资只看人”——徐老师),哈佛和耶鲁其实是大学基金模式的两条路线之争。

哈佛走的是精英模式(StarTrader)路线,耶鲁走的是配置模式(Allocation)路线。哈佛大学基金从华尔街挖了明星基金经理在内部管理对冲基金、私募股权基金、地产基金等直投基金,而耶鲁大学除了内部管理一些流动性资产,全部都是配置给外部的明星基金。

这两种模式从理论上说,都没有错。

内部管理模式:

1.提供透明度、加强控制;直接穿透管理底层资产。

2.降低外部管理费用;不用交管理费和业绩提成。

3.明星经理可以提高收益。

外部配置模式:

1.选择全球最优秀的基金;全球领先基金都以耶鲁大学基金是投资人为荣。

2.降低内部管理成本,无须雇几百人华尔街精英团队。

3.自由配置;不受限于内部投资能力。

但最后执行起来,哈佛校董们舍不得高薪,结果大批优秀的基金经理在2005年出走成立自己的对冲基金、PE基金。最后钱出的不少(最贵的基金经理包括CIO每年都5-6百万美元薪酬),也招不到最优秀的人才。最后就变成养老院。

为什么挖来哥大的CIO Narvekar?

 

因为他几乎是非耶鲁系里面最优秀的执行耶鲁模式的CIO。现在大学基金几乎是耶鲁的天下,最大、表现最好的几家基金除了圣母大学基金和哥伦比亚大学基金等少数几家基金以外,包括斯坦福、麻省理工、普林斯顿、宾大等都是原耶鲁大学基金团队在管理。

哈佛实在拉不下脸从耶鲁挖个人,就找来Narvekar。“换人如换刀”,立马风气就不一样了。原来的股票、债权、地产团队,每人发3亿美金去开基金,回头来管理哈佛的资产。大家都给自己打工了,积极性就不一样了。

虽然我们对Narvekar的投资和管理能力充满信心,业绩还要5-10年才能体现,希望哈佛的校董们给他足够的时间。同时,模式之争也告一段落,我们继续坚定不移地推广大学基金模式,帮助投资者实现全球资产配置,分散风险,提高收益。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