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海投君 > 性别经济学 | 谈性别平等时,我们在谈什么?

性别经济学 | 谈性别平等时,我们在谈什么?

Gender Issue总是无处不在又屡被遮蔽,性别平等关乎女性,也关乎男性,更关系到社会。

盖茨基金会、克林顿基金会与经济学人智库(The EIU)和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曾经研究发布《打破桎梏:完全参与报告》,第一句话是:There has never been a better time to be born female.

然而,这真的是有史以来作为女性最好的时代吗?

17年初刷爆朋友圈的有一个话题叫“女CEO一般不投”,演讲人有几句话令人印象深刻:一般说来,各行业各业最为拔尖群体,除了生孩子之外,女的有哪样做的比男的好?没有。同时在战略、格局及心态等方面也较男性有些差异,女性比较适合做副手,因此对于女性CEO一般不投。

“副手”、“没有”、“差异”、“不投”,和种族一样,对于女生来讲最不公平的是,别的标签都是后天的,“女”是天生的。

女性和男性一样获得尊重、像男性一样代表参与拟定那些会对生活产生影响的政策及决定、和男性一样通过价值回报比获得相应的薪水报酬、有权决定自己的生活等等,都已经实现了么,或者还需要多久。

英国女演员艾玛·沃特森在联合国He For She发布会上发表演讲《To end gender inequality》。演讲里有这样一句话:No country in the world can yet say that they have achieved gender equality.

今天以经济学角度,探讨我们在谈的性别平等究竟是什么。

01

性别歧视起因:以最小成本规避风险求收益最大化

以职场性别歧视为例,最流行的说法可能是女性需要结婚生子、顾家,在同样培养成本投入的情况下,收益较男性小。也有人说,女性在工作中容易懈怠、分心,许多需要长期出差需要加班的“硬活儿”无法胜任。


首先,在工作成绩上,没有任何数据和证据说女性一定比男性更容易分心、更容易怠工,或者女性比男性更笨、更不努力。

其次,男性和女性在工作中具体情况的确是因个体而异的。有选择不生育或者生育职场依旧很成功的女性。

Facebook第一位董事会成员Sheryl Sandberg,一儿一女。德勤(美国)CEO Cathy Engelbert,两个孩子的母亲。

甚至有巴克莱推出第一个以女性领导力为主题的ETF:WIL(Women In Leadership)交易所买卖基金。回测显示,WIL(蓝色)在多数时间表现略好于标普500。

当然,也有比女性更顾家的男性。

但,关键是,用人单位在选择员工的层面,无法做绝对正确的提前判断。

他们的信息有限,而男、女这样的信息,可能就包含了以上关于成本收益的思考。在信息不对称的情况下,以最小成本规避风险求收益最大化。直接pass掉女性员工的筛选,以求避免出现结婚生子顾家等一系列后续的麻烦。

02

我们在谈性别平等时,究竟在谈什么?

我们时常在经济学上谈,效率和公平。公平相对于效率而言,是社会成员之间利益和权利分配的合理化,或利益和权利的平等。

但公平又不意味着吃大锅饭,喝同样量的粥,公平是说我们允许看准市场又上进的人先富起来,允许不看爹妈只要成绩好就上好大学,允许有能力有智慧肯努力的人获得更高的价值回报。

类似我们在经济学上讲的,激励主体通过激励机制调动激励客体的积极性,从而相互作用,达到效率的最高值。经济如此,社会如此,公司如此。

回到性别平等,在文章最开始探讨参与权、决定权等等,都可以转化为一个词,机会。揭开头纱可以出门,有权参与投票,穿牛仔喇叭裤上街,努力工作证明价值。

但是,类似公平不意味着平均分配,性别平等也不意味着完全抹杀男女生理而导致的不同,不意味着不承认女性在家庭方面的“比较优势”,相反,性别平等尊重个体偏好和效用方程

如果你想在家带娃且事实证明更能照顾好孩子,那么就去,如果你想闯事业,那就好好上班。但女性的“比较优势”,不意味着她可以因性别本身被剥夺雇佣或升职的机会。后者是歧视,是不公平。

公平之路老生常谈,难以实现,不过在性别层面至少在改变,所以才有越来越多女强人的出现,越来越多的人为女权发声。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