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海投君 > 民谣不应该穷 | 赵雷们的变现之路怎么走?

民谣不应该穷 | 赵雷们的变现之路怎么走?

赵雷火了。

在《歌手》第三期的比赛中,他与新歌《成都》挤进了舆论风暴眼。

 

作为节目中唯一的创作型民谣歌手,虽然身边尽是唱功不俗、面容精致的流行音乐唱匠,赵雷还是平静地夺得了第二名。

没有流水线工业产品的质感,赵雷还原了民谣的本质。他将细琐的个人情感转换成普遍情感,在与歌词相符的配乐下,找准了公众情绪的最大公约数。

不出意外,终究还是有一批忠实拥趸不满,成名后的赵雷们即将不是他们的赵雷。因为小众要变为大众,《成都》要像《董小姐》、《南山南》一样烂大街。

中国特色商业文明大机器将这些“不羁”的徒子徒孙变得驯顺听话,民谣界的翘楚们学会了以华丽姿态,频繁曝光增加自己舆论声量。

赵雷在《理想》里唱到,为了填饱肚子就已筋疲力尽,还谈什么理想,那是我们的美梦。

如今31岁的赵雷,是太多民谣歌手的剪影,那么为了填饱肚子,他们又是如何实现商业变现的?

01

付费数字专辑分成

以赵雷为例,在去年年底,赵雷的第三张专辑《无法长大》付费数字专辑在网易云音乐一经上线,十天破了十万份的销售额,创下了独立音乐数字专辑售卖的又一新纪录。《歌手》节目播出后,销量本已平寂的的《无法长大》已累计上升到了17万+份。

 

在网易云音乐上,赵雷的数字专辑售价为16元一张,按照网易云以往的40%分成比例算的话,赵雷每卖出去一张专辑应该可以到手6块多人民币,而17万张的销量,则意味着108万的分成收入

李志的《在每一条伤心的应天大街上》卖了7万张、陈粒的《小半》、好妹妹乐队《实名制》等等新专发行都是类似。

02

巡演&商演

早年,赵雷的演出费一场只有80元,如今,他每场演出的票价超过千元。

 

曾经歌唱“孤独”的李志,将演唱会开进了五棵松体育馆,门票高至上千元,在各地演出时常常一票难求。在2015年,一共有四位民谣歌手走进了北京工体,分别为李志,好妹妹乐队,马頔,野孩子乐队,门票多次提前售罄,现场更是座无虚席。

除了演唱会门票,商演报价也在一路飙升。李志参加某场拼盘演出的价格高达30万元。马条,赵雷,马頔等歌手的商演报价是10万至15万,民谣老公陈粒的报价为18万上下,宋胖子在吸毒被抓之前的报价也一度高达25万。

03

加入演艺公司

市场的复杂性,使得音乐人生存不易,如果没有粉丝支撑,没有资本收购,尚不具备市场潜力,便只能自己组乐队,录专辑。李志和赵雷都曾借债出专辑便是例证。

在一切讲究商业化的时代,曾经的“独立”音乐人们相继加入演艺公司,马頔,尧十三加入摩登天空,马条,周云蓬签约树音乐,郝云签约环球音乐,李志入驻虾米音乐等等。

资本青睐民谣不是坏事,但任何的扶持都不是白给,对于所扶持的对象肯定是有才华有潜力的少数群体,资本的介入赌的是这个行业的未来,但羊毛出在羊身上,背着抱着一般重,得到必须要付出。

04

忠实的买单粉

水涨船高的背后是一批愿意为民谣买单的忠实粉丝。网易云《成都》的评论里,一位粉丝这样写道:你真的红了,很开心,内场票可以卖到1000+,虽然以前50就能听你的livehouse,越来越听不起你的演唱会,不过没关系,我会努力变得跟你一样好,民谣不应该穷。

希望你能在还喜欢民谣的年纪为它买得起单。

推荐 0